杂想

Jan 30, 2019 08:27 · 142 words life

都说年味越来越淡了。听父母说早先初一串门拜年,同事邻居,要走一天。到了楼房就渐渐没了这习惯。到了现在是 “禁止燃放烟花爆竹”。所以,除了一年年索然无味的春晚和耳朵磨出老茧的春运报道,中国年究竟还剩下多少仪式感呢?大概只有那些有年味的民俗交响乐了。听他们说,死亡时,身体最后失去的是听觉。